您的位置:宁夏新闻 > 正文

执结率和实际执行率四年银川市第一 贺兰县人民法院攻坚执行创出“独家功夫”

时间:2017-08-12 00:26:26 来源: 编辑:木子

字体设置

万事俱备东风劲,攻坚克难如破竹。解决执行难是党和人民的殷切期盼,是法治建设的时代呼声,责任重大,任务艰巨。近三年来,贺兰县人民法院积极探索,补齐短板,勠力同心,攻坚克难,扎扎实实把执行工作推向前进,用实际行动兑现人民法院“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的庄重承诺。

2017年1-7月底,贺兰县人民法院共受理执行案件2379件,比上年同期多收547件,同比上升29.86%,已执结1478件,比上年同期多结455件,同比上升43.08%,执结率62.13%,同比上升5.74%,实际执行率70.7%,同比上升13.49%,标的到位率68.13%,同比上升28.59%,案件终本率仅13%,同比下降5.17%,已结案件总标的额达2.11亿元。执结率和实际执行率四年位列银川市法院第一。

对症下药,大数据成执行“利器”

“刘法官,你在法院吗?我想赶紧把钱交了,你快点把我的支付宝解冻吧,我买不到回家的火车票了。”电话里的单某心急如焚地对执行法官说。

原来,今年37岁的单某是河南省扶沟县人,2004年来贺兰打工,经人介绍与老乡张某认识并结婚,生育两子,后来双方感情破裂,诉讼离婚。经法院调解,长子由单某抚养,次子由张某抚养,家庭财产归单某所有,由其支付张某财产分割费2.5万元。本案在执行过程中,法官查明被执行人单某离婚后便到浙江打工,在宁夏无居所,并且经查询核实,也没有发现其有存款、土地、房产、车辆等财产可供执行。为此,执行法官多次与被执行人单某电话联系要求其履行义务,单某不仅恶语相向,还一直拒绝履行。常规执行方式均没有结果,执行法官遂向支付宝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发出协助执行查询通知书,查询其支付宝账目信息。在单某往来众多账目明细中,发现他有一个支付宝账户,虽然现在账户余额为零,但是有银行卡与该支付宝账户的资金往来,便立即申请将单某的支付宝账户冻结。这下单某着急了,赶紧给法官打电话要求立即还款。这起案件,是贺兰县法院利用与蚂蚁金服建立的长效远程协助机制成功执结的一批“骨头案”中的一件。

随着电商产业的蓬勃发展,越来越多的人利用网络支付平台进行交易、理财。2016年秋季,贺兰县法院突破固有思维模式,在全区首开借助大数据、通过淘宝网破解执行难的先例。

执行吴某一案时,执行法官通过吴某在淘宝网的交易信息,分析出吴某近期购物状况、联系电话等信息,查找到了吴某的生活圈子。通过走访吴某的生活圈,发现了其工作场所等大量有效信息,从而迅速找到被执行人吴某,督促其履行了全部义务。

该案执行完毕后,贺兰县法院同蚂蚁金服建立了长效远程协助机制,定期将法院被执行人信息发送给蚂蚁金服,蚂蚁金服通过后台查询将被执行人的网购信息反馈给法院,协助法院查找被执行人,控制被执行人财产。通过“虚拟交易记录”与“网络物流追踪”,线上线下同步深挖执行线索,向失信者步步紧逼,让“老赖”无处遁形。该案例也因此参评2016年全国法院十大执行案件。

凌晨行动,让“老赖”无处藏身

“有人在家吗?”

“这么早,是谁啊?”家住贺兰县明珠美居的张某做梦也没有想到,他会成为法院凌晨集中执行活动中第一个被堵住的“老赖”。

8时25分,人们还在匆匆上班的路上,大部分商铺都还没有开业,张某已被带到了法院执行局。

针对当前一大批被执行人采取与法院捉迷藏、躲猫猫的方式规避执行,导致大量案件难以执结的现状,贺兰县法院不断加大执行工作力度,每周会确定一天为“集中执行日”,将原来分散式执行转变为集中执行,要求每一位干警对案件逐一进行分析,梳理出长期规避执行、逃避执行的案件,确定凌晨突击执行的重点被执行人,然后集体出动,让“隐身”的被执行人无处藏身,对案件逐个击破。

2016年11月至今,贺兰县法院执行局共组织集中执行活动33次,查找被执行人1312人,找到被执行人310人,司法拘留31人,结案266件,结案标的达1175.06万元。集中执行行动效果明显,成绩突出,有力打击了被执行人拒不履行法院生效判决的行为。

悬赏公告,压缩“老赖”生存空间

今年初,为督促被执行人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同时鼓励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积极协助法院开展执行工作,切实提高案件执结率,贺兰县法院根据相关法律规定,依法发布了全区首份悬赏执行公告。通过在新闻媒体和被执行人居住地发布、张贴悬赏执行公告,公布被执行人照片、户籍地址、涉案金额等基本信息,进一步压缩“老赖”生存空间,集结全社会的力量共同破解执行难题。

“法官,我已经履行了还款义务,请你们别再发悬赏执行公告了。”2017年1月6日,一名被执行人来到贺兰县法院执行局主动履行了悬赏公告中的法定义务,同时按照申请人与他的供热合同协议,又缴纳了本季采暖费共计5000元。这是2017年1月5日贺兰县法院悬赏执行公告在宁夏法治报发布后执结的第一例案件。

“悬赏执行公告所涉案件,都是已经穷尽措施仍然无法执结的难案,希望通过悬赏执行借助社会力量来啃下这些‘骨头案’。”贺兰县法院执行局局长张旭旻说。今年以来,贺兰县法院共发布悬赏执行公告30人次,其中有15名被执行人的身份信息、照片被张贴在居民小区、公共广场等地,悬赏执行公告发布后就有被执行人迫于压力主动到法院履行法律义务。

借力新媒体,网上直播执行过程

“出发!”7月20日凌晨6时整,随着贺兰县法院执行局局长的一声令下,6辆警车34名干警分为4个执行小组奔赴银川市辖三区、贺兰等地集中执行42起案件。

与以往每周的“凌晨行动”不一样的是,这次集中执行行动由宁夏法治报全媒体中心进行了全程网络直播,也是贺兰县法院首次借力新媒体,利用网络直播让全社会全程见证和监督法院的执行工作。两个多小时的直播过程中,有近两万名网友观看了此次抓“老赖”的行动。宁夏日报客户端、宁夏高级人民法院微信公众号均转发此次网络直播过程,有效扩大了宣传效应。

“您好,我们是贺兰县人民法院执行干警,请问您是李某吗?”早晨6时20分,法官赶到贺兰山路口福鑫公寓被执行人李某家中。“我不是,我是她姐姐,我妹去内蒙古出差了。”“好的,为了维护您的合法权益,本次执行过程全程录音录像,请您配合,您刚才说您不是李某,那请您出示身份证让我们核实一下。”这位自称是李某姐姐的人慌乱中找到一个身份证交给法官,看到身份证上的照片,执行法官立即通过电话、微信视频与申请执行人取得联系,确定此人正是该案的被执行人李某。眼见谎言被揭穿,李某彻底慌了神,经过法官的劝说,才跟随法官前往法院处理案件。

“我认识的一个人也是被执行人……”“贺兰县法院执行法官太赞了。”直播过程中,不断有网友在交流平台上互动发言。两个多小时的执行,全程网络直播,在宁夏全区法院系统还是第一次。“老赖”们被执行的画面引起网友热议,对“老赖”是一种极大的震慑,对观众也是一次直观的普法宣传教育。这次集中执行共查找到被执行人36人,带回处理13人,司法拘留4人,结案19件,结案标的148.2万元。

7月20日晚8时许,看到贺兰县法院执行行动的网络直播后,迫于压力,一名长期躲避不履行义务的被执行人,连夜将4000多元执行款送到了正在加班的执行法官手中。

24小时值班,发现线索立即出击

“张局长,我是张某某,被执行人强某这会正在贺兰桃林新村兰山宾馆呢,你们能不能派人过来?”7月30日(星期日)18时许,贺兰县法院执行局局长张旭旻接到申请执行人的电话后,立即通知当日值班干警迅速赶到被执行人所处位置,将下落不明7年有余的被执行人找到并带回法院。

经查询,被执行人强某在贺兰县法院共有4件案件,已执行完毕1件,下剩3件均未执结,未执行到位标的31.39万元。提供执行线索的张某某正是其中一件案件的申请执行人。当天下午,由于被执行人强某未能履行义务,并且长期规避执行,被贺兰县法院予以司法拘留15日。

面对案件多、时间紧、执行难度大的实际情况,贺兰县法院执行局全体干警想方设法,穷尽措施,全力攻坚疑难案件。“白天找不到,我们就利用晚上和周末加班的时间去家里找他们,我就不信堵不到‘老赖’。同时,我们公布24小时值班电话,排好值班表,也发动申请执行人积极提供执行线索,一有线索,立即出动,绝不放过每一个执结案件的机会。”贺兰县法院执行局局长张旭旻说。

狠抓管理,深度挖掘内部潜力

向队伍管理要质效,这是贺兰县法院取得良好执行成果的重要“法宝”之一。

针对执行案件多、办案法官少、被执行人难找等制约案件效率和执行效果的主要因素,贺兰县法院执行局综合考虑当事人构成特点、案件难易程度、团队办案效率等方面,合理分配各执行团队工作,优化配置审判资源,挖掘每位干警的最大潜力,让“好钢用在刀刃上”,切实提高案件执结率。同时,建立周会月报工作制度,即每周召开周工作会议,对本周工作进行安排部署,每月月底执行法官需对自己手头3个月以上未结案件进行梳理,形成书面情况说明报庭长,再由庭长汇总后报局长,每一起案件都要详细说明未结原因及下一步工作预案,以此抓紧抓实每位干警的办案节奏。同时,每月印发《执行局司法统计与分析》,全面分析执行局每位干警的办案情况,由此形成一个相互学习、竞争、激励的良好工作氛围,充分调动每位干警的工作积极性,有效提高办案效率。

案件实际执行率低,终结本次执行程序案件数量多,是当事人对法院执行工作意见大的主因。为有效解决这一问题,贺兰县法院严格落实“终本案件五到位”工作要求,坚决治理消极执行行为。要求执行法官将穷尽所有查控手段,仍未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财产的“执行不能”案件交由执行二庭统一进行严格审查。经查实,被执行人确无财产可供执行的,才能终结本次执行程序,有效防止个别法官未实际查询财产线索而随意终结案件执行程序。

“我们案件执结率和实际执行率高,与精细化的管理模式是分不开的,执行局长、庭长、法官、执行员、书记员的具体工作职责都进行了明确规定,特别强调局长和庭长对法官和案件的管理监督责任,层层抓管理,层层抓落实,有效确保工作质效。”贺兰县法院执行二庭庭长马小梅说道。

多项机制,保障执行工作向前推进

“贺兰县法院结合本院执行工作实际完善了一系列执行机制,多项机制保障成为我们破解执行难的坚实基础。”贺兰县法院执行一庭庭长高波说。

完善执行风险告知和保全申请提示制度。在民事案件立案阶段,及时提示当事人哪些情形有可能导致法院判决后无法执行,提示当事人及时申请财产保全,从源头减少被执行人转移财产的可能性,扩大财产保全的保险担保范围,降低担保门槛,提高财产保全率,以保全促调解、促和解、促执行。

建立申请保全与执行查控系统对接机制。在立案阶段,积极引导当事人申请财产保全,并主动运用“点对点”的网络查控系统掌控被申请人的财产状况、履行能力等情况,避免和减少当事人转移、隐匿或变卖财产的几率,确保生效判决在最大程度上得到有效执行。

完善《执行案件流程管理办法》。对执行过程中每一个执行节点和完成时限,运用执行案件流程信息管理系统进行适时监控。对难以执行的案件实行“会诊”制度,不定期对长期未结案件、重大疑难案件、系列案件进行“把脉”,提出执行意见和建议,督促案件承办人及时推进案件执行。

建立与相关部门的联动机制。贺兰县法院将失信被执行人数据向公安、出入境、边防、招投标局、银行等部门推送,加大对失信被执行人的联合惩戒范围和力度。2016年,启动与公安机关联动机制,公安机关一次出警60余人配合法院成功执结一起先予执行案件,起到示范作用。

完善终结本次执行程序机制。明确规定对无财产可供执行案件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的实质标准和程序标准,将终结本次执行案件统一归口由执行二庭审查,定期查询终结本次执行案件被执行人财产线索,听取申请执行人意见并核查申请执行人提供的执行线索。经过严苛的认定程序,规范终结本次执行和恢复执行案件的操作方式,提升了此类案件的质量,受到申请执行人好评。

通过一系列的有力措施,贺兰县法院破解执行难工作有了长足进展。2017年是“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的关键之年、攻坚之年、见效之年,贺兰县法院在破解“执行难”上狠下功夫,在抓紧抓实常规执行工作的同时,不断积极探索,还通过制作公益广告、在贺兰县政务服务中心滚动播放失信被执行人名单、邀请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见证执行等方式,啃下了一批“骨头案”,执行局平均每月执结案件数都在200件以上,有力打击了拒不履行生效裁判文书的行为。


  • 推荐阅读
  • 旅游美食
  • 教育娱乐
  • 安居文苑
  • 回乡人家
  •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