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文学与评论 > 正文

相逢

时间:2017-05-21 11:31:27 来源: 编辑:木子

字体设置

设想与你相逢在这陌生的车站,你一袭素衣,长风烈烈,裙袂飘动,伫立在喧闹的人流中,你在这边,我在那边。人流如潮,我听不到你的呼唤,你也听不到我的。就这样静静地伫立,直到车站上人去台空,仍是静静地站着。流云飞裳,气息游丝把我们紧紧包围。象是站在卓然独立的群峰之巅,没有一切,只有你我。

似乎还是不能为相逢找到一个可靠的依据,或者,是想找到一个更诗情画意的场面吧。那么,就向诗词里追溯。看看古人的情怀里,关于一场相逢,有着怎样的期待。

“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今宵胜把银缸照,忧恐相逢是梦中。”这样的相逢算是细致了吧,不是梦中,却疑似梦中,还是不相信,于是手挑一盏薄纱罩着的清灯端到面前照一照。看清了,才信。想是分离的时间太长,那记忆中的面容多少有些依稀,仔细地看看,是想刷新一下那模糊的记忆吧。这样的相逢,当然是走不出古诗的。想想看,在灯火通明的现代都市,哪里有银灯可执呢?时间会把记忆淡淡地抹去,难怪有人说记忆是最不可靠的东西。你对一个人的怀念,你对一个人的印象,都还停留在分别的那一刻,可变化却在两个人的身上悄然发生着。“十年离乱后,长大一相逢,问姓惊初见,称名忆旧容。”十年的时间,物是人非,不变的只有一个姓名,你记得一个人的姓名,却无法跟眼前的这个人联系起来。对面不相识,这样的相逢真是有些伤感了。有时也会是人是而物非,就象《诗经·采薇》里的那个征人:“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原本只为相逢而来,然而没有人等在那里,甚至连那个熟悉的地方也不复存在,面对着空空的旷野,你到何处寻找。

还有数百年前浙江绍兴沈园的那场回肠荡气的相逢。“山盟虽在,锦书难托,错,错,错。”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相逢的却是两个生死执著的人。“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距离是那么近,但却是相逢无言,咽泪装欢。一场相逢,终于打碎了两个原本破碎的心。一个含泪北上,在楼船夜雪瓜洲渡,铁马秋风大散关的倥偬生涯里,试图忘却这样一场相逢。而另一个,早已香消玉殒,作了稽山土。

隔着半个多世纪的月光,感觉那沈园墙上的墨迹还未干呢。

又走入一片感伤之中了,天地间,只有这些精灵般的文字,静静地飞翔,凭空制造着扰动人心的气氛。

当你已开始踏上这样一场冥冥之约,不管那哒哒的马蹄声带来的是谁,相逢就是一瞬间的事。“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到阑珊处。”是约定?是巧遇?都不去管它了。重要的是,就象张爱玲说的那样,不早也不晚,恰巧碰到了,于是说一声:嗨,你也在这里啊。


  • 推荐阅读
  • 旅游美食
  • 教育娱乐
  • 安居文苑
  • 回乡人家
  •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