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红色记忆 > 正文

红色印记永不忘 战地黄花分外香

时间:2016-10-21 09:09:56 来源: 编辑:木子

字体设置

盐池革命烈士纪念馆用实景还原了当年军民同心支援边区生产建设的场景。

主唱侯文礼现场演绎《王贵与李香香》革命剧目。

87岁老党员李生江老人家院子对面的山梁上就是炮楼遗址,说起那段历史,老人感慨不已。

【西征篇文化符号】

八十年前的红军长征,除了传承长征精神,还为我们留下了宝贵的红色文化。在半个多月时间里,记者分别前往盐池、同心两县多个乡镇进行寻访,参观了红军西征时期的红色遗址,欣赏了经典的红色剧目,听到了老党员和革命先烈的后人们动情讲述红色故事,感受到红色文化已融入百姓生活之中,并以一种更为时尚的方式延续发展着……

老曲新唱:红色剧目重亮相

“山丹丹开花红皎皎,香香人才长得好;地头沙柳绿筝筝,王贵是个好后生。”9月20日10时许,伴随着74岁民间艺人郭兵高亢嘹亮的唱腔,经过重新编排的《王贵与李香香》在可容纳700名观众的盐池县文化馆内开始彩排。盐池县文化馆目前正进行大胆尝试:将4名专业演员和8名民间艺人“混搭”,抢救性地挖掘、传承这部诞生于革命老区盐池的经典红色剧目。

排练的唱腔一响,记者立即被舞台上平均年龄已60岁的演员们吸引住了。他们用丰富的肢体语言、生动的面部表情,不同的唱腔技法,演绎着剧情的种种变化,时而欢快、时而忧伤、时而催人奋进。一把三弦,在主唱侯文礼手中变得仿佛具有了生命一般:唱到崔二爷想霸占香香,“梦见把香香搂怀中”时,三弦成了温柔如水的香香姑娘;唱到游击队反攻“活捉崔金山大坏种,人民审判拿枪崩”时,三弦又仿佛变成了一支审判的步枪。台上12名演员配合默契,用当地方言演绎剧情,有道白、有独唱、有合唱,十几分钟的表演不知不觉便接近尾声,余音袅袅绕梁,令人意犹未尽。

《王贵和李香香》是著名诗人李季于1946年发表的一首诗歌,讲述的是土地革命在三边地区获得成功后,相爱已久的农民王贵和李香香终于结婚。但游击队转移后,恶霸地主崔二爷抓走了王贵,并逼迫李香香改嫁。游击队反攻后,活捉崔二爷,王李两人才得以重逢。诗歌以爱情故事为线索,展现出三边人民走上革命的历程,在陕甘宁边区广为传唱。此后,这部叙事长诗不仅被翻拍成影视剧,还多次印刷成书出版,甚至被译为英语,畅销海外。在盐池县革命烈士纪念馆内,专门有一个介绍《王贵与李香香》诞生过程的橱窗,其中用多幅图片和手稿,展示了李季在盐池创作诗歌《王贵与李香香》的过程,纪念园东南处还有故事主人公王贵、李香香的剧情雕塑。

“很多人知道《王贵与李香香》,但很少有人了解,这个故事是以咱盐池真实的婚姻悲剧为灵感创作而来。”盐池县盐州艺术团副团长李建会介绍,早在1945年,盐池放羊的民间歌手王有根据一桩离婚案引发命案的真实故事,用信天游的格式和曲调,编成了《寡妇断根》的民歌,在当地传唱。时任盐池县委秘书的李季在组织安排下调查此事,听到《寡妇断根》后受到启发,产生了以民歌形式进行创作的想法,最终创作出《王贵和李香香》。

排练间隙,侯文礼一边擦拭着手中的三弦,一边讲起了多年前民间艺人演绎剧目的情景。“那个年代,一个艺人一把三弦,边弹边唱边说,情节中出现男人就演男人,出现老太太就演老太太,无论男女老幼都由他一个人表演。”侯文礼说,经过新的改创、编排,艺术团丰富了演员阵容和乐器,分了领唱、主唱、配唱、合唱,演出内容有念、有说,有表演。乐器也从只有一把三弦的“独角戏”,增加到笛子、梆子、锣,甚至是创新性地融入大提琴的大合奏。剧目将原来民间艺人表演的两个多小时,压缩到12分钟,节奏更加紧凑。在侯文礼心中,改创并重新编排极有意义,“这是一种文化的传承和延续”。

唱开场“脚户调”(过去用牲口驮东西行走在外地做生意的人唱的一种小调)的农民郭兵已74岁了。表演时,他精气神十足,嗓音高亢嘹亮。最近一个多月,他每天骑电动车从家到艺术馆排练,路途往返要40多分钟,却从未迟到过。“我就喜欢唱,更何况排的是这么好的红色剧目,得让更多人知道,咱不计报酬必须好好演!”老人笑着说。

据了解,盐池县文化馆从去年起走访民间艺人,希望尽快将曾经在盐池广为流传的这部红色剧目挖掘整理出来,传承下去。“期盼着这部剧打造、包装好以后,能登上更大的舞台,吸引更多人去了解盐池的红色文化。”盐池县文化馆馆长周于智对今后的演出满怀憧憬。

旧址新建:红色旅游焕生机

采访中,记者走访了盐池、同心两县的多处红色遗迹。经过当地政府部门的修缮和保护,这些充满时代感并历经八十年沧桑的遗迹,已开始作为红色旅游目的地,用另一种方式传承红色文化。

在吴忠市盐池县麻黄山乡高崾岘村的东梁上,至今仍保存着1936年红军西征时修筑的3个胶土夯成的炮楼。虽未能参与著名的山城堡战役,但炮楼修成后,红军长期在此驻扎着一个营的兵力,维护当地社会治安,老百姓再未受土匪强盗侵扰,过上了安宁幸福的日子。

对于这座年代久远的工事,在高崾岘村生活了一辈子的87岁老党员李生江印象深刻。老人回忆,1936年红军西征到村里驻扎时,他年仅7岁。“那会儿年纪小,平常没事了爱去炮楼跟前玩,红军都很和气,跟老百姓相处得好,不像国民党的部队,问老百姓要钱要粮,老百姓不给还打人嘞。”李生江说,红军修筑炮楼后,每天24小时安排战士轮流站岗,村民心里很踏实。为了感谢驻扎的红军,在生活条件极其艰苦的境况下,村民隔三差五把家里的粮食、生活用品送到战士手中,童年时李生江就常带着母亲蒸好的荞面窝头和煮鸡蛋给红军送去。

9月21日,在麻黄山乡武装部长屈昊的指引下,记者来到修建炮楼的山脚下。抬头望去,主炮楼据山顶,两个小炮楼据山腰,三者相距约30米,呈东西向一字排开,控制着东梁制高点。记者一行顺山边小道向山顶前行。行至中峰,已可见其全貌。规模较小的两个炮楼2米多高,主炮楼现高约6米,炮楼顶部有圆形射击洞口。3个炮楼间除各自独立的战壕外,还有互相支援的相连战壕。记者爬到主炮楼顶部发现,这里居高临下,视野开阔,除了唯一一座土桥能与北山连接外,三面皆为深沟,附近十余户农家院落一览无余。

“2015年7月,乡政府特别制作了麻黄山一日游手册,把我们打造的现代化美丽村庄、革命老区红色遗址、石油开采作业区、陕甘宁三省交界的独特地貌等7个景点进行串联推介。高崾岘炮楼遗址也是麻黄山一日游中的一个景点,夏季参观时,沿途还可以观赏本地小杂粮种植产业,品尝酸甜可口、皮薄肉厚的大接杏。”屈昊说。

位于同心县的王团镇王家团庄北堡子,是红军西征途经同心县的一个革命旧址。1936年10月,陕甘宁省豫海县回民自治政府成立后,将此地确定为政府驻地。北堡子是一座由黄土夯成堡墙围起来的四方宅子,占地面积4320平方米。记者在正房北屋看到,其中陈展了陕甘宁省豫海县回民自治政府的办公场景,东边房屋和箍窑分别是寝室、厨房、米面加工室和粮库等。据资料记载,红军当时曾深入村庄各家各户进行抗日宣传和民族政策宣传活动,通过谈心拉家常,帮助群众挑水、扫院子、打场,边干活边宣传。红军的行动赢得了广大回族群众的衷心拥护。2011年,北堡子还被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授予全国民族团结进步教育基地。

从小在王团镇北堡子村长大的王刚已年近五旬,自打他记事起,北堡子的外墙就已经开始坍塌,不过这个四方院落却成了儿时小伙伴们嬉戏打闹、捉迷藏的好地方。“后来堡子里还办过养殖场,养着好些牛。”王刚告诉记者,2009年,同心县委、政府融资,按照原貌修复了这一革命遗址。近年来,同心县又多次对遗址进行修复和保护,加固了堡子墙体,设立中国工农红军西征历史文物展室。每年当地的学生和来自全区各单位以及陕西、甘肃等地的党员、群众也纷纷来到这里,重温、了解、学习红色历史。

往事新编:红色文化广传扬

作为革命老区的盐池县和同心县,有着各具特色的红色旅游资源,近几年,两县在修复、保护和开发红色遗址和红色旅游方面做了许多工作,创新性地将红色文化发扬传承下去。

盐池县先后筹资建成革命烈士纪念馆、解放盐池战役遗址、苏维埃纪念馆等红色旅游基地,形成了红色专题博物馆集群,成为全国百家红色旅游经典景区之一。每年吸引游客超过20万人次,红色旅游也成为盐池县旅游业发展的主力军。同心县则从2006年起,扩建、恢复和新建以豫海县回民自治政府成立大会旧址暨同心清真大寺为中心的生态园、豫旺红军西征总指挥部旧址、红军西征纪念馆、洪岗子掩护红军旧址、王团北堡子豫海县政府旧址等多个以红色经典为基调的旅游项目。

在政府着力发展红色旅游的同时,民间人士也以自己的方式,不遗余力地传播红色文化。宁夏党校客座教授,同心革命老区建设促进会会长杨文元,同心县马高庄乡邱渠村农民马永红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9月26日下午,记者在杨文元家中看到,他的案头、茶几、书柜中,摆满了与红军长征相关的资料和书籍。杨文元曾任吴忠市旅游局副调研员、同心县党史办主任、档案局局长、外事旅游局局长,常年研究红军西征历史,是同心县少数几个对1936年西征红军在同心那段历史“门儿清”的权威专家之一。在他看来,同心县积淀下来的红色文化,主要是1936年红军西征时期经过同心时的一些活动。在具有划时代意义的西征战役中,总指挥部设在同心,中国第一个县级少数民族自治政府创建在同心,这是红色文化在同心地域史上的最大意义。

杨文元介绍,让同心红色文化走出研究室、走向全国、走向世界,始终是他心中的念想。为此,他根据自己多年走访的研究成果,撰写了《西征丰碑》《总被历史眷顾的地方》《自治先河千古彪炳,精神文明百世流芳》等作品。他还编写了30集电视连续剧《西征甘宁》的大纲,将其做为红军长征胜利暨豫海县回民自治政府成立80周年的献礼。此外,杨文元积极争取同心县红色经典旅游景区项目落地,担任革命历史题材故事片《同心》的党史顾问。在他眼中,厚重的红色历史、浓郁的回族风情及当年三军会聚的这个小县城,都将会以全新的面貌展现在世人面前。

同心县马高庄乡邱渠村57岁的农民马永红也是红色文化的忠实“粉丝”。四十年间,他坚持用眼睛、耳朵、笔墨记录着红军西征的故事。马永红的爷爷是宁夏党史中著名的革命英烈马和福。1936年12月,红军在西征途中成立了我国第一个县级少数民族自治政权——陕甘宁省豫海县回民自治政府,马和福担任主席兼县回民游击大队队长。为了还原马和福所经历过的那段红色历史,马永红从上世纪七十年代起,用4年时间,走访宁夏、甘肃两省5个县的50多个村庄,寻访70余位亲历红军西征的老者,将马和福生前的革命故事进行了详细记录。最近9年间,作为一名只有中学文化的农民,马永红以15万字的手稿《我的爷爷马和福》记录了发生在爷爷身上的点滴故事,“我希望有机会能出版这本书,让更多人知道他的故事,更重要的是,我要把身上的红色印记传承下去”。

“在保护的基础上,我们更要推动红色旅游发展来传承红色文化。”采访时,自治区旅游业界相关人士表示。该人士建议,可以通过建设红色文化基地,推出红色文化研究成果,打造红色文化传播平台,创作优秀红色文化精品等方式,进一步提升红色文化知名度和影响力,让其更好地发扬并传承下去。(记者马骋赵锐黄英文/图)


  • 推荐阅读
  • 旅游美食
  • 教育娱乐
  • 安居文苑
  • 回乡人家
  •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