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文学与评论 > 正文

灵魂山乡

时间:2016-08-01 20:29:12 来源: 编辑:木子

字体设置

马希章

梦里,预旺黄土堆积的山,重叠绵延、阳光泼洒,纯粹、巍然;梦里,预旺黄土积淀而成的土地,深厚纯净、滋养丰富,肥沃、悠然;梦里,这黄土地养育的性灵,淳朴热情、从容豁达,坦荡、恬淡;梦里,这黄土山里高扬着大爱,光辉灿烂、温暖人间,经典、超然,是充满激情的千秋颂歌。

最近,看了反映当年西征红军在预旺战斗生活的影片《同心》,砰然心动,想到预旺走一走,看一看。夏风和煦,百花争艳,我毅然辞别喧闹的县城,驾车径直奔赴预旺古镇。

心情是我的行李,我只为寻迹原始的风情,感受追随者的烈焰。

我的同学风荣,当年一个何等俏丽的女子,高中毕业被分配到预旺镇变电所,选择当了一名农电工人,一去就扎根山区,如今被当地百姓称颂为照亮山区的“光明”人。

旭日东升,车子驶上窑山,曙光斑斓,山野生辉。绵延的苍山形成一个独特的大山世界。黄土如波,荒山如浪,一片凝固的沧海。预旺便是这沧海一粟,举目远眺,坐落于一处陷落的沟谷塬头,把守着万载千秋萧关路。

我之初来,多少带着一点冒昧的歉意,为世俗中一颗过于浮躁的心,这颗心被惊奇地放在乡间的晴空烈日下炙烤,迸发出一时一地的热情;这颗心也被特意地置于巅峰、山道、村庄,在一种激情中追寻。最先扑入眼帘的是雄伟壮丽的西征红军纪念碑,沁入心肺的是山乡清爽的空气。

伫立在红军纪念碑下,还是当年那轮火红的太阳,万丈光芒,照在头顶。仰望垂直的花光岩体,熠熠生辉,云行雨施为它润泽,日精月华为它镀光,我的心陡然升起负疚之感。渺小向着崇高,脆弱对着坚强,苟安比着奉献。感念畴昔悲凉凄怆,不朽的灵魂啊,你用鲜血和生命换来今天人们的幸福生活,我当给你怎样的回报。这一刻,我与风荣的目光对流,深深地感到一种震撼,别人都想进城享受生活,她却离开喧闹,甘天下之淡味、安天下之卑位。

杨家堡子看了,预旺城墙登了,钟鼓楼上了,金占林街转了,总觉着还不尽兴,眼界又在那高山上巡游。

风荣驾车从北门开出,沿着灵州古道驶向大郎顶。倾听山道回响的壮歌,领略勇士迸发的豪情,用脚感受大山的灵韵,用心呼吸山野的清新。

大郎顶横亘于古镇北端的天然屏障,灵州古道跨脊进入下马关。

几番攀越,登上独立万山环绕的古镇高处大郎顶。太阳当空,光芒四射,极目远眺,苍山如海,登高望远,一览众山小。灵州古道隐现于山间,泛着诱惑的光亮,浮呈出无限生机。感悟山高路长,心潮澎湃,气宇轩昂。刹那间,居然发现一座古老的烽燧巍然屹立在山巅,光照云蒸,盎然矗立。它不但雄伟,而且在群山之巅飘飘忽忽,在这座山头留下一座烽火台,又在那座山肩落下一座堡垒。望不见的群山,望不见的长城表述着这里千百年来金戈铁马,刀光剑影,战火纷飞的历史。

站在依附大山呼啸苍天的烽燧上,心动这蕴藏坚韧顽强的堡垒。叩首抓起一把风剥雨刷的陈年血土,向着高天扬去,抬头仰望借风升起的狼烟,领受一番当年传警告急的光景。顷刻间,心底响起民族呐喊崛起的歌吼。

高山仰止,俯视山下灵州古道的沥青路,在一片片积萃的山谷间蜿蜒,路的左右,山的高下,村庄分布,山民栖息。山坡上,枣林,枸杞园连成一片,房前屋后的柴胡吐露芬芳,空气里透出清香……

山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日复一日重复着平凡的人生。春种秋收,让土地延续着生命。山高人为峰,这一刻我破解了风荣当初为何选择预旺的谜团。

晚上回来,躺在床上,白天的脚步漫过心扉,那一刻的心近乎有一种透明的感觉,好像被雨洗濯过一样,宁静明亮,是一种挣脱世俗羁绊的从容,是远离享乐功名利禄的纯净。


  • 推荐阅读
  • 旅游美食
  • 教育娱乐
  • 安居文苑
  • 回乡人家
  •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