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教育动态 > 正文

暑期培训班“占领”高校引在校生吐槽

时间:2016-08-01 15:25:22 来源: 编辑:木子

字体设置

每到暑期,有不少培训机构、企业瞄准学校的暑期“空窗期”,在学校租赁教室、宿舍开展学员暑期培训、新员工入职培养等活动。近日,有学校学生向北京青年报记者反映,学校被培训机构学员“占领”,学校秩序混乱,并对学校在暑期出租校舍表示不解。北青报记者调查了解到,不少学校暑期外租校舍生意火爆,更有中介积极招揽生意,不同层次间学校价格相差较大。

探访

学生吐槽学校被培训班“占领”

近日,有华北电力大学学生在网上吐槽,新东方、清北学堂、中奥赛德三个教育机构租借学校的教室和宿舍进行暑期培训,使学校食堂、澡堂变得十分拥挤,宿舍每到晚上就很吵闹,更有“熊孩子”将校内的公共自行车上私锁,这扰乱了校园的正常秩序。

昨日,北青报记者来到华北电力大学,发现宿舍外有“新东方学员报到处”的红色横幅,而清北学堂则在半月前租用了学校的教室,将学员安排在国际交流中心住宿。北青报记者发现,早上10点,学校的主干道还是空荡荡的,到了中午11点后,学校食堂、超市及周围的主干道一下多了许多人,人群里有很多中小学生,学校一下变得人声鼎沸。

“有小孩子解锁了学校的公共自行车,拿着自己买来的锁把车子占为己有使用。我们平时在食堂吃饭是自觉排队的,但很多小孩子乱插队。”在学校准备考研的一位学生说,“有些孩子没带门禁卡就敲宿舍门窗,还有的孩子在楼道大吵大闹,严重影响了我夜间休息。”

有这样想法的学生并不止一个。多位学生表示,暑假留校是有科研项目或准备考研的学生,图学校暑期人少方便才留校的,没想到一些培训机构的“入驻”使得学校暑期比平时还拥挤。

面对在校大学生的指责,一名小学员说:“晚上宿舍有点吵是因为大家上了一天课,晚上玩闹下。在食堂买饭时,只有少数人不排队。”这位小学员还表示,他们中有很多人是第一次住宿舍,对什么都觉得新鲜好玩,也不太懂大学里的“规矩”,没想到影响了他人作息。

据该校一名宿舍管理员介绍,近些年来,学校每到暑期就会迎来一批新东方学员,这些学员住的是毕业生宿舍,主要由新东方老师负责管理,“学员们还算自觉,吵闹的时候,我也会提醒下他们。”

专家观点

学校出租校舍租金应返还学生

针对大学在暑期对外租借校舍一事,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表示,学校在得到师生同意的情况下在假期对外出租宿舍、教室、体育馆等地,并收取相应费用,这实际上是利用学校资源的一个很好的做法。但是,大学需要将校舍外租机制透明化,公开收费去处,消除师生质疑。

熊丙奇还介绍,在香港地区,有的学校让学生在假期把宿舍东西搬走,要把宿舍提供给一些个人或单位使用,也有把宿舍当青年旅社使用的。

“这些学生会很配合,因为这些学生认为他们交的学费可能是2月到6月份或者是9月到11月份,学校对假期的宿舍是有自主决定权的。”熊丙奇说。

熊丙奇建议,学校要明确规定哪些资源可以外租、租金数目及租金用处。“比如,学校出租体育馆可把钱用在添设体育馆设备上,出租教学楼把钱用于给学生发奖学金,这样学生就不会有意见了”。

调查

多所学校暑期出租校舍

北青报记者调查发现,除了华电外,北京吉利学院、北京汇佳职业学院、海淀外国语学校、二十一世纪学校等多所学校也在暑期“开通”了出租校舍的业务,业务对象主要是培训机构及进行新员工入职培训的企业。

今年入职某银行的陈同学刚结束在北京吉利学院的入职培训。“公司把北京、上海、深圳三地的300多名员工都召集到学校,开展了一周的封闭式军训和职业培训,我们主要使用学校的教室、宿舍及操场。”

不少大学比较欢迎此类“生意”。某民办高校的一位教师透露:“暑期期间,学校的教室、宿舍也是空置的,可以通过外租校舍挣点钱。”

某培训机构的工作人员告诉北青报记者,他们的住宿班基本集中在五环外的高职和大学,安全和便利是他们主要考虑的两大因素。“这些学校暑期虽然放假,但因为有学生留校,教室、食堂这些基础设施仍然是开放的。另外,学校安全性高,家长也放心把孩子送过来。”

高校校产暑期租赁市场生意火爆

在58同城上,有不少中介发帖称与多所高校有合作,适合各类教育机构、企事业单位长短期教学、培训、军训、素质拓展等,公司会提供办学住宿一站式服务。

一家中介公司发帖称,长期有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校内大、中、小型会议室、教室可对外出租,可接待10至350人的会议活动。

发布消息的高老师介绍,公司已和几家培训机构进行了长期合作,也租借了场地给一些总裁班和夏令营。“教室和会议室的出租价格根据大小决定,容纳100人左右的大教室每天5000元,50人和30人左右的教室每天2000元至3000元。”高老师说,租借方和公司签订合同,由公司的负责人去和学校协商。针对清华、北大对外来人员管理严格的问题,高老师说,公司可以给培训人员办理通行证,七八十人的团体每天1000元。

北青报记者又随机采访了另一家中介,该中介主要与6所民办高校、高中合作,学校多在海淀、朝阳、顺义等区。“你把需要租的教室、宿舍间数告诉我,我先确定哪个学校还有空当,你要觉得合适的话就过来面谈。”该中介说,价格依据学校好坏、远近确定,民办高校100人左右的大教室一天1800元左右。当北青报记者问及为何和北大、清华价格相差这么大时,该中介说:“这怎么能比,好学校很难借到,租金肯定贵。”

校舍租金去向成关注焦点

学校暑期将校舍出租的做法是否符合相关规定?资金又去往何处?北青报记者在网上未找到国家相关部门的详细规定,但华北电力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师范大学等多数部属院校的资产管理部门对此有所规定,大多表示“国有资产使用首先保证高等教育事业发展的需要”,并规定了可租借的范围、程序及出租房屋收入的管理。

华北电力大学在《房屋土地出租出借管理暂行办法》中规定,学校学生公寓、教室“原则上不得出租出借使用”及“确需工作需要,需临时借用的,按‘一事一议’原则,由使用单位提出申请,报资产管理处审核”。学校规定收入“一律全额上缴学校财务或学校指定的二级单位财务,严格执行‘收支两条线’的管理原则”。另外,就单位和个人违规出租房屋土地资产的,学校会“没收其全部收入,并追究当事人的责任”。

然而,在北京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北京北大方正软件职业技术学院、北京吉利学院等民办高校、高职高专院校中,北青报记者很难找出相关规定。

此外,部分师生还对租金去向充满疑问。某高校一位教师说,平常在学校负责教室管理的是教务部门,负责宿舍管理的是后勤部门,学校出租校舍要经过多部门的协商合作。“我关心的是出租校舍的钱去哪了?如果将这个公开透明化,师生应该没有意见,假期充分利用学校资源反而是好事。”记者李梦婷实习记者代华


  • 推荐阅读
  • 旅游美食
  • 教育娱乐
  • 安居文苑
  • 回乡人家
  • 精彩图片